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分类 > 校园小说 > 《唐宫奇案之血玉韘》小说

《唐宫奇案之血玉韘》小说

更新时间:2018-07-04 作者:不二 发表评论

QQ1234为大家带来《唐宫奇案之血玉韘》小说;《唐宫奇案之血玉韘》讲述的是唐贞观九年,前太子李建成的长女在自己出嫁婚礼上缢死,是自杀还是他杀,情状难明。太上皇李渊的小儿子、宰相魏征的女儿、两个叫皇帝李世民“舅父”的贵族青年,四人联手查案…

小说试读

程咬金脾气好?那你崔大姑不如自己嫁过去享福……魏叔玢抬眼一看,父亲手抚胡须,居然还在大点其头:

“某与程公,在瓦岗寨里就结识了,这么多年一向交情不浅。看在我的面子上,想必程公也不会亏待小女。”

“就是啊!”崔大姑一拍膝盖,笑得花枝招展,“程大将军也是正当壮年,现在许了婚,没准儿明年今天,魏相和夫人就抱上外孙了呢!”

魏叔玢转脸去看母亲,裴夫人面色苍白,却也闭嘴不语了。

是了,当世豪家讲究正配门第,却不那么在意元配与继室的区别。不少高门贵女甚至公主王姬初婚,都嫁了比自己大几十岁的夫婿为继室,也被称赞为好姻缘。她的父母这也不算坑害女儿,只是……卖女儿换彩礼,以便为儿子娶五姓女而已。

挺正常的事,正常到都不必瞒着女儿谈论。谈别的也都是虚话,真正有用的只有:

五万绢!崔氏女!五万绢!崔氏女!五万绢!崔氏女!五万绢!

魏叔玢低着头站起来,微一万福,默默向山坡下走去,不再旁听父母和媒人安排自己的婚嫁细节。这应该算是知礼守法的表现吧,她想,父亲大概面露赞许之色了。

冬末春初的风可真冷,遥遥送来渠水边弟妹们细碎的叫声,听在耳中竟十分陌生。他们能这样无忧无虑玩耍的日子,还剩多少?魏叔玢知道自己是不能再加入他们当中了。

她沿着围障缓步而行,听到围障外清晰的人声和马匹喷鼻声后,用力一推,撑立在竿上的障幕应手倒下,砸到了自家等候在外的牵马仆夫。

左手揽起间色长裙,迈步踩过障幕,魏叔玢夹手夺来坐骑缰绳,认镫上马,趁着所有人都还没醒过味来,催马奔驰,沿着光德坊内道路没命价逃开。

以后的日子,且不必想。她魏一娘子不会就这样认命。

身后迅速响起追赶的喧嚷声,风声也在耳边呼呼直响。魏叔玢忍住满眶眼泪,握紧缰绳,伏低身子,催夹马腹,任凭坐骑撒开四蹄泼喇喇狂跑。

那天下午,魏叔玢只觉自己是世上最悲惨的待嫁少女。但到了夜晚,她就推翻了这个认知。

魏叔玢控御着坐骑,在光德坊曲巷里左折右拐,横冲直撞,刚开始,倒也将身后追赶的人甩开了一大截。但转弯上了坊内十字街,突然被一大群人挡住去路,这家养的青马向来驯服,不敢撞人,长嘶着停步。

此时暮色渐起,十字街心有几个上身的卷发胡人,正在耍弄“火流星”,双手用两绳缚着什么,在空中挥舞出一个个亮闪闪的圆环,煞是热闹好看。他们周围里外三层围满了人,不住喝彩叫好。

魏叔玢正自心烦意乱,哪有心思细看。人群阻路,无法再策马狂奔,她只好溜下马背,丢了缰绳跑进人群。大部分人都在喧哗笑闹,但也有人留意到她,见一个穿戴华丽的少女孤身奔跑,都面露讶色。

所以家里人要是追过来一问,找到她也全不费功夫。

魏叔玢转着念头,钻出人群,忽见街口一座列戟高敞大门旁边,停了一辆华丽牛车,门卫、车夫和奴仆都凑在街心看热闹,撇下一牛一车孤伶伶的无人注意。

正好让她溜到车厢后面,轻巧地拨开了车门,悄悄上车。

运气不错,车里是空的。

车窗狭小,外面光线也越来越暗,但还能摸到坐垫隐几之类布置得十分舒适。车厢角落里还有个小暖炉,花纹细密的炉盖下隐隐透出红炭光,也让车厢里不那么寒冷。

魏叔玢没有细想为什么高官府第大门旁边,这时候会停着这样一辆华丽牛车,只是长长出一口气,跌坐下来,安抚自己酸麻疼痛的身体和心跳。

在这里躲上一会儿,等追赶自己的家人跑过去了,再出来溜下车,想法找个地方躲着吧。

能躲哪里?能躲多久?

两柄大铁槌重重砸在她心上,魏叔玢眼泪又流了出来。抽出手巾边擦拭边抽泣边想,她逃婚离家,是给魏宰相家门出了大丑,父亲虽肯定勃然大怒,却不会声张外扬,只会命家人细细搜索,早点把她捉回去,嫁给那混世程咬金换彩礼……

一个当朝宰相,一个国公大将军,两家势力在长安何等宣赫,她能逃到哪里?有什么地方敢收留她,与魏程两府对抗?

正想得伤心,车外声响大作,似有一队人马从哪里涌过来,随后是高声呼喝问话、锣鼓吹打欢呼等声音。有人在喊“莫要误了吉时快走快走”,几十人齐声应答,前后左右拥簇住牛车,车身一动,开始行走。

魏叔玢被吵得头昏脑涨,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张嘴想喊,立刻又闭上。她家人应该还在附近打问抓人,或许会惊动坊内武侯铺,整个光德坊里都是不安全的。车走了也好,等走得远了,离开这片危险地方,她再想法下车吧。

干脆不下车也行,随便去哪里都行。

反正去哪里……都没什么关系。

车声辚辚,在路上颠簸着行走,前后都有人声簇拥说笑,前方还有乐队吹奏,几条大汉的嗓子和着乐声高唱,歌声吹送到车里,十分清晰:

“儿郎伟……仔细思量,内外端相,事事相亲,头头相当……金银器撒来雨点,绮罗堆高并坊墙……”

这曲子以前似乎听过……魏叔玢渐渐定下心神,恍然想起这不正是堵截新婚夫妇的“障车曲子”么?自己阴差阳错的,难道是偷钻进了一辆迎新妇的婚车?

也是的,这个时候,这一派架势,除了提前报备办婚礼,还有谁能公然犯夜?

魏宰相长女逃婚,一头逃进了别人家婚车……

一边流泪一边苦笑,魏叔玢坐在已一团漆黑的车厢里,耐心等待。她不敢把脸凑到车窗边往外看,也时刻提心吊胆,怕这迎亲队伍里有人心血来潮,拉开车门瞧瞧里面。一路颠簸,感觉是出坊门后,又走了很久,又过一道门,从狭窗涌入车厢的尘埃味道渐少,多了一丝树木草丛气味。

这下可麻烦了,难道已经出了长安城?

以上就是QQ1234为大家带来的《唐宫奇案之血玉韘》小说试读,希望大家喜欢!

分享:
相关阅读
读者评论

本站为防止低俗内容出现,用户发表的评论需经过审核,谢谢 !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