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QQ1234小说网!手机版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频道>

《秦朝诡世》小说

《秦朝诡世》小说

秦朝诡世是彤彤瞳的悬疑小说作品:从秦朝以始,我的祖上就为了守护一个重要的东西。四处迁徙。而从这些迁徙中,总会是发生一些常理难以解释的事情,有的被记录下,然后被毁掉。我主要的工作就是整理那些卷宗,有死人的,有活人的。

《秦朝诡世》小说

低眉暗想,难道真如芍药所说,我对千寻魏来有情义?“不。”我甩开她的手,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

“他不在了...”子琪看我眼中流过惊惶,忙问,“是不是?他是不是不在了?”说着一行红泪一行蓝泪,甚是艳美。

我摇了摇头,“他...”我该如何说?难道说他被我最在乎的剜心而死,不,他不会死的。可也不能告诉她脚下的月牙船正是他的心幻化而成的......

“他到底怎么样了?”子琪又扯着我的手臂问,恰时又握到我受伤的手臂,好疼。她见我抽了口气,这才松开手,略带惭愧的看一眼我的手臂,伸出纤长的十指轻轻握住,耳边隐闻幻术之音,我那受伤的手臂便不治痊愈。

我摸了摸,光滑如旧,垂头暗愧,道,“谢谢。”她如此善良,我不能骗她。我将原委都告诉了她,只是略省去我与千寻魏来那段荤事。

她无声哽咽,如若我能见,那颗伪好人的心定会可怜悲她,如今只能站在那儿,听她弯身,触摸着月牙船,“他心在此,人万不死的。”

听闻脚步声走来,“子琪~”琉璃拉起她,“千年已过,我已有所释然,你若想找他就去吧。”说着他轻轻一叹,“琉璃会守好这一片土地,等待你与他的归来。”

“琉璃~”子琪哽咽。

我微一叹,最是见不得这种你情我依送别之景,微侧身,泪已汹涌。

我静坐船头,子琪则坐与另一头。她幻术竟也是如此了得,船无桨可行,有巨浪亦能巧妙避过,只是船上略静而已。

略静......略静......

“你...芳名...”子琪打破沉默问我。

“我叫戚柔石。”我忙答,又感觉唐突,脸一红,继又沉默下去。其实我心中一直很仰慕她,但却与子同舟,却又无话。

“呵呵~”她轻笑,温柔语调又起,“千寻应该很喜欢你吧。”

我抬头,眼前漆黑,琢磨她话中之音调,好似在陈述,又好似在发问,正在我思量答与不答时,她又温柔走来,拉住我的手,仿佛在凝视我,“真的好像,太像了。”

我紧张的一身无措,心下又心虚不己,说谎话果真不是滋味,我抬头,嗫嚅道,“子琪,对不起...”

“哎?”她微讶。

“我,其实,和千寻魏来我们,我们已经...”她倾身掩住我的唇,“别说,千万别说!!!”

“子琪?”我虽看不见,但我注意力却全部在我的正前面,“自从读过你的故事后,我的爱情观变化很大,你是我的启蒙者,我一直把你立为榜样,对人对事皆向你学习,对待感情更是以你为样,做到万分执着,有时候我都怀疑是否值得?”回握住她冰冷的手,攥在手心,“你用千年等待一个承诺,有绝望过吗?现在后悔吗?”

子琪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轻轻一叹,眼神穿过乌云看向奔涌而下的天河尽头,“后悔与不后悔都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爱过我,我爱过他,这已经足够了。”她一笑,“历经千年,我从不曾体会绝望为何物。你小小年纪,经历又少,难道绝望过?”

听闻她话,我不禁羞惭,曾自以为最懂子琪这种执情女子,却发现我是自作聪明,叶公好龙。她可以为那两个字死守苦等,是忠是义,更是情。在她面前我曾经的那些小绝小望,简直就是对她的亵渎。

“嗯?”她问我。

“我...”垂下头,“曾经绝望过。”

“是为了情?”

以上是QQ个性网为大家带来的免费试读,想看更多更精彩跟好看的小说内容就来下载QQ1234的小说app吧。

阅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