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游推荐
应用推荐
个性推荐

当前位置: QQ个性网 > qq日志 > 爱情日志 > 凌虚终出鞘 逸尘亦临危

凌虚终出鞘 逸尘亦临危

更新时间:2017-06-15 作者:SS 发表评论

说到凌虚很多网友第一影响就是这可能是一种武功,也有细心的网友也会发现这可能是一种武器,但是小编想说的是,这个东西在武侠江湖,其实就是一种非常虚无漂亮的东西了,它往往是带着故事的,那么这个到底讲的是什么故事,欢迎大家品鉴了!

凌虚终出鞘 逸尘亦临危

凌虚终出鞘,逸尘亦临危。——题记?

三月春堤,柳絮纷飞,似漫天飞雪,朦胧梦幻,一切显得那样美好。偶有几片柳叶随风飘落,在湖心处漾起一圈圈涟漪,惊起一池春水。?

忽然,几道剑光闪过,似有人持银练当空而舞,熠燃生辉,整套剑法没有大开大合之处,倒是透着君子谦恭之风度,于不经意间显露出贵族独有的优雅,然而,细细品悟,倒又品出了几分江湖侠士的潇洒不羁,这一切如此集中在同一人身上似乎颇为矛盾,但是其通身气度,又令这些统一的如此和谐,"谦谦君子,温润如玉"似乎唯有此人当的起了。不知从何处传来了洒脱温和的声音"子房,许久不见,你这剑法倒是愈发进益了",舒朗的笑声回荡在空气中,却让舞剑之人生生顿住了,举目四顾,眉宇间隐隐透着几分期待,良久,却并未发现期待中的那个人,一时颇为颓然,方才自嘲道:"虚虚实实,幻梦之境"。一道剑光闪过,却是剑已入鞘,而那湖心处的柳叶则已成两瓣,随水流飘飘摇摇的去了。"高山已崩,流水何从?"子房长叹一声,望着一江春水,似是想起了什么,剑眉微蹙,陷入了回忆中——?

韩王安十二年春,陉城之战,韩败于秦,王令公子非入秦为质,以求自保。非者,王之九子也,天资聪颖,旷达洒脱,虽嗜酒而好游,然与相国公子张良(字子房)过从甚密,二人皆以富国强兵为己任,故而引为知己,情意甚笃。?

"良儿,站住,今日你不得踏出这相府半步。"苍老的声音中蕴含着淡淡的威严,但,更多的,是后悔和担忧——自己一时大意竟让良儿听到韩非殿下入秦为质的消息,良儿又与韩非殿下过从甚密,这孩子不知要为韩非殿下做出什么过激的事来!念及此,相国大人更是心急如焚,忙唤来心腹"守住公子,无论发生什么,今日他都不得踏出这府门半步!"有风拂过,院中绿叶沙沙作响,却是更添了一份未知的压抑感"让开!"少年眉眼清秀温润,语气却满是愤恨,眼神中充满了戾气,令人不安。"公子,别为难属下,相国大人下过死令,今日,您不能出门"站在一旁的侍卫战战兢兢的回话,他们很清楚自家公子的脾气,平时极是温和,几乎时时都是眉眼带笑、温润谦和的模样,对待身边人也极随和,但是,只有一点,绝对不能伤及他在乎的人,这是最重要的也是唯一的底线!可今日相国大人却要公子眼睁睁看着自己的知己韩非殿下去送死,这是绝没可能的!一时,情况有些胶着——没人敢真上前拦住自家公子,而子房看着满院的侍卫,又实在不愿在此与他们耽误时间。忽而,子房化拳为掌,带起一阵疾风"拦路者,当如此石"语毕,一旁的顽石已是裂成两半,众人皆惊,未曾料到公子功力竟然如此深厚,一时心生胆怯,纷纷后退,子房并不顾众人反应,直直向门口奔去。?

"站住!"相国大人赶来后,看到如此情形,终究还是亲自出面了,子房不愿与祖父冲突,不得不停下了"祖父大人,今日我必得留下韩兄,无论付出什么代价!"子房直视着祖父的眼睛,毫不让步。"王命不可违!"相国少有这般严厉态度对待孙儿,可眼底似又掩着什么,不愿与孙儿对视,一时气势便弱了些,只得以强硬的语气命令道:"你身上背负的,是整个相国府的命运,绝不可为此不忠之事!所以,今日,你绝不可离开相府半步!""王命不可违?不过只是借口罢了"子房冷笑一声,"韩兄为国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最后王却为自保而要牺牲这个最优秀的儿子!"言及此,子房心中溢出无尽的悲凉,又多了一份决绝"祖父,今日您是拦不住我的"少年眼中翻滚起无尽的墨色,青衫无风自动,神色淡漠的看着众人"谁敢拦我!"言语间分明有了杀意,相国大人忽有些心悸,自己的孙儿一向孝顺明理,几时成了这般模样?就是为了韩非吗?老人忽生几分感慨,看着孙儿,仿佛透过岁月看到了很多年前的自己——一身正气,满腔热血,视知己如生命。然而,生活从来都是无情的,政治从来没有绝对的正邪之分,这些,老人懂得,却实在是不愿让孙儿懂。所以,老人从来没有阻止过孙儿和韩非的来往,老人希望孙儿能不顾一切的追求理想,追求纯粹的不含杂质的光明,追求所谓的大同社会,哪怕一次也好,哪怕最后只是黄粱一梦也罢,趁着年轻,搏一回吧,人生难得有这种机会的。可现在,望着眼前的孙儿,老人突然后悔了,也终于明白自己所做的一切差点毁了孙儿,所以这次无论如何都要阻止孙儿,梦终究是要醒的。"良儿,今日,你若踏出此门半步,便不用再进来了!"但到底是在乎孙儿的,老人的话也就明显少了几分底气,一时,众人也不敢轻举妄动,府里的气氛压抑到了极点。许是开春了,虫鸣声,鸟鸣声一波接一波,躁得人心慌,阳光也不像冬季那般温和,倒是多了几分灼人。许久,一切仿佛静止了数载光阴,子房拱手长揖,歉疚道"祖父大人,不肖孙给您请罪了,此事我一定要去做"言罢,双膝一屈,竟是端端正正磕了三个响头。老相国满眼泪水,却丝毫不退步"留住公子,哪都不能让他去!"?

看着周围的人重又围了上来,少年已是不耐,手腕一翻,三尺青锋在手,一阵晃眼的剑花闪过,数人皆是受了轻伤,手中的木棍都只余半截,众皆骇然,不敢再上前,少年看准时机,足尖轻点,纵身而出,瞬间不见了踪影。老相国立于庭中,轻轻合上眼,竟觉一身孑然"罢了,罢了,凌虚出鞘,逸尘亦临危,这孩子是不达目的不罢休了"老人语气中多了一丝心疼,他到底是不希望孙儿走上这条满是荆棘之路的。"大人,公子这样会陷相府于绝境……"一心腹之人颇为忧心,"还是派人追吧"心腹轻声道。"派出黑甲卫,全力协助良儿,无论付出什么代价,定要护他们周全。"老相国满心无奈,语气却是那般斩钉截铁。此语一出,那心腹一时愣住了——黑甲卫,那可是相府最后的底牌,终究是要变天了吗……?

看了看头顶上的太阳,不知怎的,少年子房觉得今天相府到王宫竟是那般遥远,远的仿佛在天际,怎么也到不了。天空干净的连一丝云朵也无,可子房总觉得都城上空笼着一团巨大的阴云,且愈来愈有压城之势。终于,皇城出现在了前方,子房却是脚步一滞,身子一侧,险险避过暗处飞出的冷箭"欲害人不必用如此卑鄙的手段吧,好歹也是将军府的人!"子房轻蔑冷笑道。"不愧是相国公子,身手果然不凡!"只见一人银盔银甲,手执一杆银色长矛,不知从哪出现,脸色一如其铠甲一般森寒,给人以不寒而栗之感。"张公子,您这是要去哪里?"那人并不施礼,也不解释方才的行为,只是语气僵硬的问了这么个问题。"寒将军管的似乎太宽了些"子房表情淡淡的,话语里却是多了几分威胁。寒离愣了愣,觉得眼前的少年不知何时褪去了稚嫩,这成熟稳重的气度倒是像极了那个人。寒离心中隐隐多了几分不安,甚至有些后悔今日为何要向大将军请这个令。?

凌虚终出鞘 逸尘亦临危

气氛瞬间冷了下来,寒离顿了顿,重又冷声道"张公子,大将军请您到府上一叙。""请?你们将军府请客的排场未免太大了些!"子房的声音也极冷硬"这不像是请客,倒像是索命了!"寒离听了有些哑口。子房不欲与他耽搁时间,剑光闪过,凌虚已然出鞘,寒离只觉颈边一阵冰凉,垂眸一扫,脸色已是极为难看"张公子,这凌虚剑可开不得玩笑"子房淡淡看了他一眼,手腕轻动,竟将寒离半副护肩铠甲削了下来,寒离一惊,盯着那剑,眸光微闪,似是知趣的侧过身,让出路来。子房见路让了出来,转身便欲离去,忽觉背后冷风袭来,堪堪避过要害,腰间玉佩却是断成了两半。子房目光一沉,反手挥剑隔开了斜刺来的银矛,转身便与来人缠斗在了一起,子房急于脱身,故而招招迅疾致命,然而,寒离终究是身经百战的沙场将军,一杆银矛舞得滴水不漏,二人你来我往酣斗打斗了数十个回合,谁也没占上风。子房无意与之纠缠,便使了个虚招,故意露了个破绽,寒离冷笑,自以为有机可乘,便赶了上去,却不料子房反方向抽身便走。见此,寒离大喝一声"拿下!"凭空出现了一群身着软甲的士兵,将子房围了起来,"看来,今日我是走不了了"子房冷然道,心中却颇有些烦躁,时间快赶不上了,念及此,剑眉微蹙,一时有些不知如何是好。"公子,这里交给属下即可,您快赶去王宫"子房瞥了一眼来人肩上的徽记,颇有些意外,但同时心里也很是感动——祖父竟将黑甲卫派来了!不过,时间已经不多了,于是便朝来人淡淡颔首:"好",说完,身影随风而去。"竟欲伤害公子,那便不用留活口了。"淡漠的声音传来,那些士兵的眼中少了方才的傲慢,多了一份畏怯,寒离亦是满脸的惶然——没想到传说中的黑甲卫竟然真的存在,今日恐怕……?

高大的宫墙矗立在子房面前,投下大片阴影,将子房笼罩其中,宫门缓缓开了,吹出一阵阴风,仿佛穿越过了数百年的光阴般,夹杂着无尽的腐朽和颓靡之气,令人窒息。子房眉头紧皱,目光却是紧紧盯着宫门口,他不知自己是在期待着什么,还是在恐惧着什么,只是心里很乱很乱。然而,当那一袭嫩粉宫装出现时,他的眸光瞬间暗淡了,仿若星辰坠落后的夜幕,只余无尽墨色,所有的期待仿佛刹那间冻结了。"子房,你,终究来迟了,王兄他,半柱香前只身赴秦了,我们终究是护不住他的……"一身粉色宫装的少女满眼泪水,语带哽咽道,眉宇间亦再无纯真与欢乐。子房仅剩的侥幸彻底没了,他觉得自己的世界好像一下子崩塌了,他神情木然地朝那少女一揖,慢慢转身欲离开。"等等,子房"少女看他这般模样,心里很不是滋味,子房恍若未闻,直直的往前走去,少女急了,赶上前一把拉住他"子房,你站住!王兄他,他只是前往秦国为质,不会,不会有事的……"少女的声音越来越小,一点底气也没有,话未说完,眼已经红透了……?

子房不再回头,就那么往前走着,环顾四周,想找什么,却又觉得,自己仿若身处荒莽之地,周围的一切都消失了,茫茫天地,既无古人,更无来者,只余自己一人……耳畔传来不知是何人的声音,那般缥缈、悠远:"有些路,你只能一个人走;有些人,只能活在你的记忆里……"子房觉得心好像被什么划出了口子,疼的他直不起身来,他只能紧紧地捂着胸口,仿佛手一旦松开,里面珍藏的最珍贵的东西就会消失。恍惚间,他似乎又看到了那个恣意张扬的紫衣青年,眉眼带笑地扶起自己:"张家有子房这样的后生俊杰,真乃国之大幸啊!""韩兄过誉了,子房承受不起……"朦胧间,子房说出了当年初识时的那番话,然而,眼前人却一点点地散成流沙,随风而逝了,这一刻,子房觉得,曾经那个年少单纯的自己彻底死了!?

后来呢?后来怎样了呢?子房望着那一池春水,心中默默问着自己,思绪又慢慢随着一圈圈涟漪散开——?

翌年春,秦国谴使报丧入韩,韩国公子非身染恶疾,客死秦国,望韩王节哀。噩耗传来,举国皆哀,世人皆叹:韩之国祚不永。果然,同年秋,秦克韩都新郑。韩亡那日,韩之都城新郑忽起漫天大火,百姓早已逃走,所毁的,不过一座死城。都城门前,一素缟少年深深凝视着这场大火,长叹道:"借君三十年,繁华万里好江山!只叹天意之弄人啊!不过,韩兄,你未实现的愿望,我一定会替你完成,因为那是我们都渴望的——光明!"最后看了一眼故国,少年便决然地走了,彻底告别了所有的曾经。后人曾叹,韩旧都的那场大火,是在为一位英灵祭奠,只是,岁月模糊了记忆,人们早已记不起那人的样子了……?

一片柳叶拂过子房的眉眼,水面渐渐平静了下来,思绪也渐渐回归,子房淡淡地扫视着身边的一切,眼底闪过一丝欣慰——天空一碧如洗,草长莺飞,万物复苏,一派欣欣向荣,日月也早已换了新天,天地间一派祥和之景。眼前的这一切,也终算是未负当年对韩兄的誓言——这是子房唯一觉得有所安慰的事了。凌虚——这把曾经搅弄了卅载风云的剑,就这样被封在了当年他们初识之所,繁茂的春草掩盖着那处的断壁残垣,"王孙游兮不归,春草生兮萋萋"子房凄然叹道。这天下终于走向了光明,可子房明白,自己永远都走不出那片阴霾了……?

后记:汉十二年,留侯张良弃人间事。从赤松子游,帝后德之,强留曰:"人生一世间,如白驹过隙,何至自苦若此乎!"良称曰:"家世相韩,及韩灭,不爱万金之资,为韩报雠强秦,天下震动,今以三寸之舌为帝者师,封万户,列位侯,此布衣之极,于良足矣。"帝后知不可留,故从其愿。后八年卒,嘱子将棺木朝旧韩之地方向而葬,死后无甚遗物,唯余一残简,竹册已是被磨得十分光滑了,字迹亦多已模糊不可辨识,只有寥寥数字依旧清晰——"逸尘凌虚",落款是:"韩非"。???

凌虚终出鞘 逸尘亦临危
分享:
相关阅读
玩家评论

本站为防止低俗内容出现,用户发表的评论需经过审核,谢谢 !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

QQ网名
个性网名
非主流网名
情侣网名
伤感网名
男生网名
女生网名
QQ个性签名
情侣签名
伤感签名
非主流签名
搞笑签名
签名档
空间描述
QQ表情
表情大全
搞笑表情
表情包
原创表情
QQ头像
情侣头像
非主流头像
个性头像
动漫头像
男生头像
女生头像
QQ皮肤
男生皮肤
女生皮肤
情侣皮肤
透明皮肤
动漫皮肤
空间皮肤
QQ分组
情侣分组
伤感分组
简单分组
男生分组
女生分组
动漫分组
QQ日志
爱情日志
伤感日志
心情日志
搞笑日志
游戏大全
角色扮演
动作冒险
棋牌桌游
射击飞行
经营养成
益智休闲
软件大全
社交聊天
小说书籍
网上购物
常用工具
影音视听
摄像摄影
其他
搞笑图片
QQ资讯
flash模块
留言代码
留言板留言